外国教练的实名羡慕:中国能一直训练 我们怎么办

  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

  中国的体制彰显了自己的优势,

  我们取得的成果令有些人感到嫉妒,

  甚至开始中伤。

  同样,这一体制的优势,

  也体现在体育方面。

  中国也许是主要体育强国中;

  不多的、还能组织起大规模集训的国家。

  而很多外国选手,

  别说和教练以及队友合作,

  就是想找一个可以活动的体育场所,

  都很不容易。 

  “现在我们的许多竞争对手一直在进行集训,中国人从未中断她们的备战过程,她们一直在封闭的基地内为奥运会做准备。”

  “但是因为疫情的缘故,我们却无法回到诺沃格尔斯克或者克鲁格洛伊湖。”

  俄罗斯体操队高级教练瓦伦蒂娜-罗迪坚科一直在关注中国的情况,她在27日有些焦虑地发表了上述看法。

  “有必要让我们的运动员迅速回到基地进行训练,我认为情况很快就会发生改变,尽管现在训练基地还没有对所有人开放。”

俄体操队高级教练罗迪坚科羡慕中国队员可以训练

  5天前被披露的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2020-49号文件,虽然让孙杨进入国家集训队事件再次引起了外界争议,最终导致文件作废。

  但同时也披露了中国体育系统,并未因疫情的影响而停止自己的活动,依旧按部就班进行准备的事实。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中,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体育设施都停止了运作。

  3月19日,美国奥委会宣布关闭了纽约州的普莱西德湖和科罗拉多斯普林斯两个国家集训中心。

  虽然这两个训练中心接待美国奥运代表集训的占比不超过40%,但也对很多项目造成了影响。

  而随着疫情的进一步发展,美国从田径到游泳,几乎所有的体育项目都出现了停摆。

  奥运延期更是让美国奥委会必须调整自己的拨款使用方式,因为各项目协会是按照奥运周期,从美国奥委会获得资金的。

  很多费用支出针对的是奥运前的集训,只安排到今年年底,奥运延期使得他们在款项的使用上出现了混乱。

  但是,眼下被疫情搞得有点焦头烂额的美国国会,还来不及关心体育拨款问题 。 

  4月12日,因为新冠肺炎的原因,日本也关闭了自己的国家集训中心NTC,这个位于东京都北区西丘的国家队集训设施,类似于中国的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

  日本体育精英代表队的体操、排球、羽毛球、手球、篮球、柔道、拳击、游泳、摔跤、举重、乒乓球都在这里长期训练,户外还有射击和田径场。

日本关闭了自己的国家集训中心NTC

  由于柔道从业人员出现了集团感染,这让日本的其他体育项目运动员一度很紧张。

  羽毛球世界冠军桃田贤斗在4月26日于推特上上传了一个视频,表示:现在大家没法打羽毛球,也许会有些烦躁。不过还是应该忍耐一下,为了将来还能打羽毛球,想想现在能做些什么吧。

桃田贤斗在推特上呼吁大家适当忍耐

  和中国有常设国家队不同,大多数国家的体育协会是即应性体制。

  也就是说,平时选手们在学校或者俱乐部自主训练。只有入选国家队后,才能得到协会针对某一大赛的拨款,选手们到大赛前才会组建专门的国家队进行集训。

  所以疫情导致公共体育设施的关闭,对于英国、意大利这样国家的选手影响极大。

  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日本、法国等国参考了中国和前苏联东欧的精英体制优点,开始改变国家拨款体制,设立国家队集训中心。

  此外,他们还部分改革了自己的精英体育选拔制度,拉近了和中国在集训体制上的差距。

  但是由于体系的不同,所以这些国家都因为新冠肺炎的疫情,导致运动员们的训练遭受了冲击。

  相比之下,中国因为有常设国家队的原因,加之体育设施充足,可进行封闭训练,因此受到的影响较小。

  比如中国羽毛球队从全英返回后,一直在四川进行封闭训练。

  队员和教练依旧可以在一起,互相配合,为保持状态进行准备。

  中国的举重队在春节后,放弃了去海南转训,一直在北京的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进行封闭保护,也没有停止自己的备战。

  中国田径队中的短跨跳和女子四铁——铅球、链球、标枪、铁饼等精英项目,从去年11月就一直在北体大进行封闭冬训。

  现在大学生没有返校,所以他们的训练不受打扰。

巩立姣在中国田协投掷特许赛女子铅球比赛中投出19米70夺冠

  滞留南非的中国女子曲棍球队也在中心领导现场督阵的情况下,自我封闭训练,等待着飞机可以通航回国的时刻。     

  当下,疫情何时会在全球范围内得到遏制,没有人能给出确切答案。

  这场疫情对于运动员们训练造成的影响,究竟会有多大?

  也许到今年的冬训,或者明年的东京奥运会上,才会显现出来。 

  文:周超

  编辑:朱孟、洪悦健